华夏贵商网   >   观点  >  正文

山东女子不孕遭虐待致死,90后也逃不脱“生育工具”命运?

如果不是被媒体关注,我们都不会相信在21世纪的今天,还会因为无法怀孕,23岁的年轻女子是因为没有生育能力被丈夫、公公、婆婆长期虐待致死的。

网友称张吉林为恶公公、刘兰英为恶婆婆、张丙为狠毒丈夫,并质疑三位凶手得到了一审判决“从轻处罚”程序违法,三个恶人不应被从轻,受害者方某洋只有23岁,父亲早亡、母亲精神有问题,娘家势单力薄,法院应当从重从严为这名挣扎在禹城市前曹镇方庄村的90后女子主持公道。

方某洋死后22个月,人们加入了为她伸冤报仇的舆论风暴,直指禹城法院的一审判决程序违法——不涉及国家秘密,不涉及未成年人等限定条款,竟然没有公开开庭审理;另外,法庭定下的罪名是虐待罪,避开了故意伤害罪名,结果是纵容张家三凶;判决书中所谓从轻的依据轻浮潦草,经不起推敲,缓刑无法服众。

像许许多多年轻的农村女性,方某洋如果不是被编织进如此悲惨的厄运,她们都会无声无息地过完一生。而担负起生养的重任,或因为不能生育遭受嫌弃,几乎是她们命运中无法逃脱的枷锁。

方某洋是2016年嫁到张丙家的,当时她不到20岁,尽管后来被张家认为是“精神有问题”,但在极其看重传宗接代的山东,她的年纪仍具有竞争力,因为会被张家认为年青好生养,所以即使有“缺陷”也忍下。

从一开始,张家就不是迎娶一个人,而是买到一个被寄予希望的“生育工具”。张家后来说为此花掉了13万元,这笔钱在方某洋活着时,是一笔生产支出,等到她被张家打死,这笔钱就成了她的命价。

按照村支书的说法,方某洋嫁到方家后一直到死,都没被允许回婆家。哪怕方的父亲病危,方家报警,民警参与调解,方某洋仍未有机会离开张家。

这在外界看来是不可思议的,如果是正常的、正当的婚姻,为何不让方某洋回家省亲?但从“生育工具”的视角看,张家不让方某洋离家半步,野蛮地禁闭她,是害怕她一去不返,生育的幻想破灭。

童年的方某洋和母亲

张家追求的是投入与回报,而这种粗野追求的后果加诸到方某洋身上,就体现为她过的是一种被囚禁的悲惨生活。

像牲口一样,必须生下幼崽,脖子上的那根绳子才能稍微放松。

根据判决书和张家三凶的供述,方某洋嫁过来三年后没有怀孕,张家将全部责任归咎为她自身。这是张家抬升怨恨的借口,说方某洋有精神病,说她曾与同村男子有过流产经历所以不能生养,反正全是她的错。

张家的控诉不只宣泄了一种非常恶毒的怨恨,其实还隐约地透露方某洋更多的、可能是更加残酷的遭遇。如果她有轻度的精神障碍,她曾经流产是怎么回事?是否有可能曾被同村男性性侵过?

似乎没有人关注这一点。也许是因为方某洋过于悲惨,多一桩惨事也不算多吧。

三个年头内方某洋不孕,这是张家三凶陷入疯狂的开端。即使他们再怎么愚不可及,都知道花钱买回来的“生育工具”有了功能缺陷,而这将可能直接导致与方某洋等价的13万元财产打了水漂。希望逐渐破灭,绝望催生了暴力。

在方某洋被杀害一事进入全国舆论场的前一天,国家卫健委在北京发布《2019年国家医疗服务与质量安全报告》。高龄产妇的构成中,经产妇(曾经生过多于一个孩子的妇女)占比84.39%,较2018年的83.96%略有增高。其中,北京、山东的高龄产妇的比例全国最高。 

北京高龄产妇比例高,跟生育晚有关。而山东的比例高,恐怕与积极追求传宗接代的生育意愿息息相关。

这也是我们理解方某洋悲剧的一个角度。她直接死于公婆与丈夫的合谋虐杀,但这出惨剧的背景则是公然畅行于“孔孟之乡”的幽灵——那种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的观念糟粕和风气在偏僻村落滋长,制造了这起罪孽。

导致如此热议的是奇葩的判决结果:2020年1月,法院一审判决称,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并且自愿预交赔偿金5万元,决定从轻处罚。被害人公公张某林犯虐待罪,判刑三年;婆婆刘某英犯虐待罪,判刑二年二个月;丈夫张某犯虐待罪,判刑二年,缓刑三年。

因为不孕,可以离婚,为什么要剥夺她人生命来补充这个缺陷?女子为什么不逃离这个不喜欢她的家,在哪不能生活挣口饭吃?女子的家里人都哪里去了,被长期虐待家长都不去看一眼吗?

热门推荐

联系我们|huaxiags.net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